認識計算機科學

校友分享

林智輝
2007年計算機科學學士

現為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博士研究生

 

七年在計算機科學及工程學系的生活,難免會遇上不少的嶄新科技與挑戰。在首三年本科的課程,體驗克服種種的挑戰,讓我可以體會到有關電腦理論的真髓以及得到真正實踐的機會。以上知識和經驗,使我有機會於本科畢業後的四年,繼續在中文大學進行有關生物資訊學的研究。

李純濱
2011年計算機科學學士

現為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碩士研究生

 

過去幾年的時間,我在學習的過程中獲益良多,而且有機會在不同的活動和國際比賽中發揮所長,使校園生活更有意義。相比其他學系,計算機科學這個學科要求更高也更刻苦。當大部分學生正在享受假期的時候,我們仍然埋首在報告和作業之中。無疑學業佔據了我大量的時間,但我相信這些嚴格的訓練是為了日後的成功作最好的準備。

陳翠瑩
2010年計算機科學學士

 

轉眼間,已踏入大學第四年。

 

回想起當時中六的時候,已被中文大學優美的環境及電腦室齊全的設備所吸引,所以當時毫不猶疑,便選定中大計算機科學系,為我升大學的首選。

 

學習上,中文大學的教授每位都很友善,講解詳細。雖然每節上課時間不多,但只要你願意問,他們都樂意在課後和你討論學習上,甚至課本外的科技問題。而大學住宿的生活,更令我樂然忘返。宿舍,不單是睡覺的地方,而且是我第二個家﹗和宿友每天一起聊天、一起?飯、考試時一起鼓勵打拼,他們已成為我的家人了﹗宿舍上各種活動,如糖水會、體育節等,令大學生活更添色彩。

 

除此以外,去年於美國邁亞密交流一年,除了英文進步外,更令我體會不同的經歷﹕參加龍舟比賽、竹舞表演、現場看美式足球比賽,這些都是在香港很難參加的。另外,於美國學習,令我得悉香港學生與美國學生不同的地方。香港學生,大部份都比美國學生聰明,可惜我們都不敢發問問題。美國學生,勇於向教授發問、解答問題、甚至質疑教授所教的理論,經過彼此討論,他們學習得很快、很好。我覺得,學習要經過思考、討論,才能令根基穩固,才能將知識靈活運用。香港學生,應該要敢於發問。才能學習得更快更好。

 

中文大學是很好的學校,希望大家也能進入這個大家庭,好好享受大學生活。

于爽
2010年計算機科學學士

 

我於0六年加入中大,這里的教授不僅在學業上提供悉心指導,更從生活上給予許多建議和關懷。校園里有很多交流機會,例如,我0九年到美國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學習,在那里,我感受到了異國學府的嚴謹學風,也認識到了美國人對團隊、合作精神的強調;這促使我對自身文化不斷思索、比較,而在這比較的過程中,我既為我們的文化自豪,也探索著完善自我的方向。中大的校園生活多姿多彩,能在這樣的優秀學府學習,我深感榮幸。

黃智榮
2002年計算機科學學士
2004年計算機科學與工程系碩士
2008年計算機科學與工程系博士

香港科技大學
計算機科學及工程學系
助理教授

 

香港中文大學擁有全港最大的大學校園。我就是在這個綠意盎然的環境裡,修讀本科和研究生課程。百萬大道綠樹成蔭,四處的空氣瀰漫著清新的氣息和陽光的暖意。在中大求學時,我很高興能認識到很多好朋友,他們為我的研究生生涯,增添了不少美麗快樂的色彩。我很幸運能認識到我的指導老師傅慰慈教授。她不僅是一位教會我做研究的老師,更是我人生課的老師。

霍嘉凌
2005

匯豐銀行
分析程式開發員

 

我們每天都要解決許多問題,包括程式及論文上的疑難。說實話,我認為在這學系所學的是所有工程學系中最艱苦的,但也是充滿挑戰性的。我們不只學會電腦知識,還有其他各種各樣的技能。在團隊中參與、撰寫研究式的畢業論文,讓我得到全面的個性發展。教授及導師都很友善,他們會鼓勵學生在課室內外多溝通、多分享。此外,學系的系會舉辦許多活動,而我最喜歡的是C.S. Cup,因為當中有電子遊戲、羽毛球和拔河競賽。總括一句,在這學系裡,我的學習生涯是充滿樂趣的。

王浩然
2000年計算機科學學士
2002年計算機科學與工程系碩士

IBM 托馬斯·沃森研究中心
研究員

 

我目前在IBM托馬斯·沃森研究中心的無線網絡小組工作。能在IBM研究中心工作的確是件令人興奮的事,因為我可以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專才互相交流、合作。在海外學習和工作多年後,我會認為加入香港中文大學計算機科學及工程學系,是我一生中做過最對的決定。計算機科學及工程學系予以我世界級的教育和研究經驗,這對我日後報考學校、找工作告進行研究工作等方面都有莫大裨益。只要各位計算機科學及工程學系的同學做到「讀書時讀書,遊戲時遊戲」,我可以向你保證,在任何時刻你也不會再有遺憾。

黃驍勇
2001年計算機科學與工程系碩士

Spansion LLC
高級設備工程師

 

我是一位半導體設備設計及組裝工程師。很多同事都知道,我在柏克萊加利福尼亞大學的電子工程學系取得博士學位,但卻很少人知道,我的學士和碩士學位,是從香港中文大學的計算機科學及工程學系取得的。不過他們很快就發現我懂得寫簡易的C語言程式和PERL編程,以預先加工測試芯片輸出數據,或過濾出DRC錯誤以提升生產力。對於修讀計算機科學/工程學的學生來說,以上所述也只是些簡單的操作,僅算是我們所學知識,如編程、資料庫、資料開採、電腦輔助設計等中的冰山一角而已。有人認為擁有這些基本技術已頗為了不起。然而我卻認為,自己最與眾不同的地方,是我在計算機科學及工程學系的5年中,有幸跟來自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不同範疇的世界級學者學習。雖然我沒能把所有深奧的理論搞明白,但至少已培養出自己對這學科強烈的意識。

 

很多人認為,只有在高中時代建立好數學和物理的根基,就是讀好這個專業的關鍵。於我而言,本科時的訓練才是一塊可靠的踏腳石,助我們走向人生另一個階段,協助我們取得學業和事業上成功。畢竟,我們身在資訊科技的年代。曾目睹和參與過許多工程學研究項目的經驗,讓我體會到,沒有計算機理論和工具的協助,我們根本無法取得進程。

 

近年來,我不斷問自己:我是不是把時間浪費在計算機科學及工程學上了?畢竟我現正在一個與我本科完全不同的領域工作。然而,想了這麼多,我到最後還是沒後悔自己當初的決定。仔細想想,在世界級的香港中文大學研習計算機知識的經驗,甚至給予我在投考研究院、獎學金和申請工作上更多優勢。

蘇敬恩
1999年計算機科學與工程系碩士

香港Linux商會副主席

 

我於1997年畢業。畢業那刻,我實在不想離開這樣一個美好的地方。我想絕大多數的畢業生都和我有著同樣的感覺。於是我決定冒一冒險,嘗試攻讀碩士班。當然,我做對了決定,而且在研究院的日子,我更學了很多東西。我現在在一家專門從事Linux的公司工作,並擔任香港Linux商會的副主席。如果問我為何選擇從事Linux,那得從1996年的夏天說起。我是受到呂自成教授佈置的畢業專題研究影響,加上我和我的好友Peter Tam本身就對內核黑客攻擊有濃烈的興趣,為了能成功取得這個專題研究題目,於是我們考完試後,馬上去找呂教授。後來才發現,原來只有我們對這個題目感興趣。也對,並非人人都想成為內核黑客。

 

在中大裏,你總能隨心追求你獨特的志趣,更可貴的是,你能得到更多機會和指導助你精益求精。這是非常重要的第一步。

游勁揚
1989年科學學士(New Asia)

普度大學計算機科學副教授
新加坡Advanced Digital Sciences Centre傑出科學家

 

當我剛入讀大學時,電腦於我仍是新奇的東西,我對它幾乎一無所知。我只知道,只要你下對了命令,它就會給你對的反應。抱著這個想法,我決定是時候要以人類的優越感和智慧,去征服「自以為是」的電腦。這段路有時還是挺折磨人的,記得大二一個晚上,我相信那必定是我人生中最漫長的無眠夜,為的就是要完成一個用以管理投資組合的資料庫管理系統。我當時壓根兒就不懂甚麼是投資組合,但我仍很努力地做出多層有閃爍效果的目錄和軟鍵。這就是我當時心目中的計算機技術。

 

轉眼來到大四。我的同學陳先生和我一起選的專題題目,是做個能把地球表面的地理特質分類的專家系統。我要獨立完成這場「長期戰事」。我們認真拜讀Zadeh的一本書和一些很難搞懂的論文,專門講解「專家系統」、「模糊?輯」,還有「倒向連鎖」等。一時之間,這些詞語成了我們的日常用語。我們有幸得到兩位專家顧問(其他同學只有一位!),分別是梁廣錫教授和Yee Leung教授的指導。經過多月的編程,我們終於把香港的地理情報系統衛星,放進我們的專家系統中,接著一幅很像香港的地圖就出現了──上面有齊了像真度高的表面特質,包括葉子、土壤、水份等等。我們都樂透了!

 

後來做了管理培訓生後,我變得有些懷念昔日那種深屠次的智能考研。當時製作地理情報專家系統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。於是,我決定要成為真正的計算機科學家。在研究院裏,我學習更多關於計算複雜性理論、可計算性理論,和Godel的不完備定理。我因此明白到,我們設計出來的專家系統其實未必如我們所想,能做到所有想要的效果。它甚至可以完全發揮不出作用。不只是這個出至新手的專家系統,普遍的計算機系統也有固有的局限,我們要小心留意。然而,大家可以看看,從互聯網到Google和Facebook,再到掌管Jeopardy遊戲的IBM機器,可看到計算機技術改變了世界!我學到的是,雖然從理論中,我們預知的結果往往令人沮喪,但現實中卻存在一個可以改變這一切的空間。

 

這個發現來自我在香港中文大學時的生活,也就是我人生中最無憂無慮的那段時光──那時我和同學一起在圖書館溫習、餓了就給自己煮方便面做宵夜、通宵看法國如何在世界杯準決賽中擊敗巴西,還有在兩個月的歐洲背包旅行中,和朋友一起探討深入的話題、分享有趣的故事和笑話等。

黃劍翹
1982年科學學士

富橋亞洲有限公司
董事總經理

 

Cambridge是第一屆CS畢業生,但這第一屆學位真的得來不易。原來當年預科是有兩年制及一年制之分,Cambridge起初選讀兩年制,但未能考入 理想中的學位,遂投身社會,及後再自修一年,取得優異成績,但仍未能考取中大第一屆電子計算系,因為當年只得12個學位。Cambridge憶述有幸得到一位師兄建議,直接向學校查詢,幾番波折,終獲取錄。

 

Cambridge畢業後加人了怡和的EDP部門,其後亦曾任職Digital、Town Gas等電腦部門。及後怡和開發基金服務,需要一位電腦專才,Cambridge獲前上司推薦,出任主管一職,一去便十六年。因經濟及機構紛紛轉型,憑著多年的經驗及市場的觸角,Cambridge向公司建議,私有化他所管轄的部門及服務,一方面可減輕公司財政負擔,他的團隊亦有信心作業務發展。得到公司的同意及支持,Cambridge便開始他的個人業務,也成為他事業上的一個轉捩點,不足一年的時間,他已簽訂了數間國際金融機構,證明了他的眼光及決定。 (more...)